现在也不是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
真想不到啊,平常都遇不到的艳遇,现在却是接二连叁的到来。刘蜜玲如此,朱碧如也是如此,但是谁能肯定的跟我保证朱碧如不会是下一个刘蜜玲呢?我不知道,也不想让答案在我的面前出现,因为我不知道我能不能再承受一次这种背叛。所以,我并没有多留在办公室里面,赶紧的回到属于我的地方。不过说真的,我的确被朱碧如深深的吓到,没有想到这么一个女孩子竟然会如此的大胆。难道台北的女孩子都是这么的敢爱敢恨吗?想一想又好像不是如此,我想可能是朱吉祥的个性去影响朱碧如的。然而,现在也不是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我应该思考的是下一步该怎么走啊!我想我拥有天书的消息可能已经曝光了,但我身上有几本天书,而我是不是天书传承者,他们应该还不敢确定,这是我的一个机会,如果我能在短时间之内找到几个跟天书有缘的人,把天书送出去的话,这样他们就不会只针对我了。但是,那些收到天书的人该如何自处呢?如果是像刘家、朱家那种大家族,还无所谓,如果是我这种市井小民的话,那就蛮危险的。算了,还是等风头过了,再找人吧!反正怎么样都避不了的,何必再拖人下水呢?我想这也不是那个老爷爷的本意吧,他应该很希望我能为天书找到适合的人吧!有时候感觉到,当人啊,还真难啊!回到宿舍的门口之时,看到有好几个同学在外面聚集着。我好奇的问着他们说道:“你们在这边干什么啊?”那些同学看到我回来后,都问着我说道:“明道,你到底惹上什么麻烦了?”我还不能进入状况的问道:“到底怎么了?”嘉洪说道:“今天早上有一群人到学校来找你,现在还在学校的门口等你,我看你这样应该很危险了。”“喔?”我疑惑的说道:“有一群人来找我?”阿木也说道:“对啊,而且他们的车子几乎把学校都包围了,我看他们每个都不是善男信女。明道,你到底是做了什么事情啊?”嗯?怎么会这样?所有的恩怨不是昨天晚上都了结了吗?为什么今天又有人在学校出现呢?我想逃也逃不了,便说道:“我去看看好了。”那些同学看来不太敢陪我去,只说道:“明道,你自己要小心啊!”我点点头说道:“我知道。”然后便往学校走去。我到了学校门口之后,才知道为什么嘉洪他们会这么惊吓,原来整个大门都被刘家飞鸟流的人围住。整个学校外面大概有着叁、四十辆的车子,光是门口就站了六、七十人。还不只是这样,我看整个校园里面都有他们的人在四处游走着,八成是想找我吧!我这一出现,便听到笙月的喊叫声,道:“明道,你终于回来了。”我先看了看周遭的环境,打量了一下自己的处境,毕竟我跟刘家已经闹翻了,今天这种阵式会不会是来找我算帐的啊?应该不会吧,如果真的要抓我,就不会派笙月来了吧!至少对笙月,我还有点信任感。笙月看到我久久都不走过去,便一直呼喊着我说道:“明道啊,快点过来啦!”我看了看这些人好像没有敌意,看到我出现了也没有特别的动作,才走到门口处,对着笙月问道:“你们来学校干嘛?”笙月拉着我的手说道:“明道,你赶快跟我走,迟了便来不及了。”看笙月紧张兮兮的模样,真不知道他家是不是死人了,就算是死人,找我也没有用啊!我便甩开笙月的手,问他道:“喂,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啦!”笙月一副慌张的面孔对我说道:“你先上车啦,我路上再告诉你。”我虽然想冷冷的看着笙月,说一些狠心的话,但我发觉我心里面还是把他当成我的好朋友,叹了口气说道:“如果你像我这样被好朋友背叛的话,你想你有可能再被他卝一次吗?”笙月知道是他们对不起我,低声下气的说道:“明道,我知道是我们对不起你,但现在蜜儿都快死了,你可不可以伸出援手来救她一命啊?”我听到后也感到十分震惊的说道:“蜜儿快死了?她怎么了?”笙月解释着道:“自从她被你的阴阳气打乱体内的平衡后,就没有再醒过来了,爷爷、奶奶因为不懂阴阳术也束手无策,如果你今天不救她的话,那蜜儿一定只有死路一条的。”我不相信的说道:“怎么可能?我的阴阳术没有这么高深,不可能改变人体的循环啊!”笙月又解释说:“那是因为蜜儿的身子太虚弱了,本来她的身体就不好,又被你这一招给改变了状况,当然承受不了了。”我了解的说道:“是这样啊!”这样说来并不是没有道理,虽然我的阴阳术的造诣还不算高深,但天书里面记载的招式有它的精妙之处,对于我这种取巧的使用者来讲的确可以产生不小的威力。尤其对蜜儿这种修练还算是入门阶段的人,造成的伤害确实是难以形容的。笙月赶紧拜托着我道:“明道,我真的求求你救救蜜儿吧!”其实我一直抱持着朋友没有隔夜仇的态度, 电竞娱乐投注平台就算笙月他们曾经对我做过让我心碎的事情, 电竞投注竞猜平台我心里终究还是不会记着这一段仇恨。因为我是真的把笙月当成我的好朋友啊!笙月今天会来找我, 电竞投注推荐网虽然蜜儿的关系可能占了大多数, 电竞娱乐投注平台但我相信他心中也是把我当成了好朋友,否则他不会用这种态度来找我的。我想到这里,便抓了抓脸颊,无奈的说道:“笙月,不是我不愿意救她,而是我根本不会啊!”笙月说道:“你只要再用一次阴阳术,把蜜儿体内的状况调回来就好了。”我说道:“没有这么容易啦!我就跟你说过了,我的阴阳术只能改变周遭的环境,但却不能改变一个人,你还不如去找阴阳家的人来帮忙。”笙月脸色为难的说道:“你以为我不想啊,但是那些阴阳家的人要爷爷用一本天书当成酬劳,爷爷不肯啊!”我听完后,皱着眉头说道:“难道一条人命竟比不上一本书?而且还是自己最疼爱的孙女!”笙月叹口气说道:“爷爷就是这种个性,我怎么劝他也没有用,会来找你也是我的主意。”笙月看着我为难的模样,竟然跪了下去,求着我说道:“明道,我一辈子就这么一个妹妹的,我拜托你,救她吧,不管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笙月虽然平常在我的面前好像很喜欢愚弄蜜儿,讲得好像不是自己的妹妹一样,但紧要关头还是展露出他们之间的兄妹情谊。我看到笙月这样做,其实心也已经软了,马上把他拉起来,说道:“算了,谁叫我把你当成好朋友呢!”笙月听到我这么讲,知道我是答应了,高兴的叫道:“明道,我就知道你不会见死不救的,我们赶快走吧!”我和笙月便坐上了车子,一同往刘家去了。到了刘家之后,我被笙月直接带到蜜儿的房间,连爷爷、奶奶都不知道。我看着躺在床上的蜜儿,整个人脸色惨白,毫无生气,看起来情况的确不是很好。我用手摸着蜜儿的手,感受一下她体内的状况,其实我一看也可以知道她大概是阴盛阳衰了,只是没有想到她体内的阳气竟然这么缺乏,看来再不治疗的话,行业资讯真的会丧失性命。我从白色天书得知,除非是本身练习阴阳术的人,才有可能单练阴术或是阳术,但他们这种人并不是完全只有阴气还是阳气,而是他们有办法转阴为阳或是转阳为阴,在他们的体内其实阴阳也是保持着一定的平衡。对于阴阳术修练到极致之人,其实阴阳的差别已经不大,因为他们将阴阳混为一气,体内已经是一个天地了,他们也不会受外在的改变而有所变动,不过这种人大概只有天书上面写着而已,我想能练到这种程度的,大概都快变成半仙了,应该也不会出现吧!我对着笙月说道:“我有一个办法应该可以让蜜儿的体内调和到正常状况,只是……”笙月问我道:“只是怎么样?”我担忧的说道:“因为我想采取直接输入阴阳气进入蜜儿的体内来调整,但是一开始我一定没有办法很完美的调整好比例,所以那些多馀的气会从蜜儿的身体散发出来,只是有衣服的阻隔,我怕这些气跑不出去,反而会对蜜儿造成影响,这样对她就更不好了。”笙月连想也没有想的就说道:“那就把她脱光光吧!”反倒是我害羞的说道:“这样……不太好吧!”笙月看到我脸红的模样,说道:“唉啊,怕什么,都说要把蜜儿嫁给你了,还怕你看啊!”我听到这句话,心中升起一股厌恶感,特别是我想到那一天蜜儿的无情,便摇摇头说道:“不要再说这种话了,自从那天之后,我更清楚你们这些大户人家的个性了。”笙月却对我拍着胸脯说道:“这件事我说了算,总之你先医好她在讲吧!”我点点头说道:“好吧!”笙月和我便一人一边的脱起了蜜儿的衣服来。其实躺在床上的蜜儿只有穿了一件比较轻薄的衣服,我和笙月两个人很迅速的就把那一件衣服给脱掉了。蜜儿的身材真的是无可挑剔的,不只是我,连笙月都看得傻眼了。在我们脱掉蜜儿的衣服之后,她整个身体上面只剩下一件胸罩和内裤了。说真的,她的皮肤真的很细腻,整体的感觉很好,虽然我不敢摸,但眼睛却一直不自觉的盯着她的胴体。我见过的大场面也不少,从小就开始在各大黄色网页闲逛着,看过的美人也不计其数,但是这么真实的看到一个只穿叁点式的美女,真的还是让我震撼不已。整个人的心就好像在这一刻静了下来,忘记了时间的流动,只希望这一刻永远不要醒过来。如果说世上真的有完美无瑕的事物,那我会坚决肯定着眼前这一景绝对是其中之一。不是说我好色,看到女生脱光光就忘记爹娘了,而是蜜儿的身段是那么自然,应该说看着蜜儿的身体完全没有可以挑剔的地方,除了雪白之外,身上竟没有任何一点痕迹,这可是上天赐给她最好的恩惠了。如果不是碰巧有这个机会,打死我也不相信真的有这么美丽的胴体存在。原来……所谓的美丽并不是刻意的打造,而是……眼前的真实。我真的很想亲手去接触眼前的事物,但我又害怕破坏了这一刻的宁静和美感。不过有一个欠打的家伙却在这时候做了一件伤风败俗的事情。我看到笙月竟然又伸出手来,想脱掉蜜儿的内衣,我马上拉住了他的手,说道:“这样就好了,再脱下去,我怕我会受不了。”笙月眼中竟然有着惋惜的眼神,好像想对我说什么但却又讲不出来,最后才惋惜的对我说道:“好吧,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先出去帮你顾门好了。”笙月在走之前还拍拍我的肩膀,跟我保证道:“放心吧,不管蜜儿怎么哀叫,我都不会让人进来的。”我看着他脸上所浮现的邪恶面容,心里面暗暗的想着:都什么时候了,竟然还会有这种想法!蜜儿,我真为你有这种哥哥而感到悲哀。我让蜜儿平躺在床上,把她的双手摊开,然后平放在床上。之后,我便再一次左手画阴,右手画阳,然后将我双手的手掌心和她的手掌心互相的贴合。这时候,我便开始慢慢的将生气化为阴阳之气,传入蜜儿的体内。人的体内有阴阳,虽然受到外在的环境和内在的身体控制,但在最深处还是有着一个永远保持不变的准则,那个准则便是人生下来后,最为中正的阴阳型态,也是最适合这个人的阴阳调和。而我,就是准备驱动这一个中正之气,让蜜儿的体内状况重新回到刚出生的时候,只是这是我第一次这么做,而且白色天书里面只有记载这种东西而已,怎么做却都没有提到。于是,我慢慢的将我的阴阳气传进去,慢慢的探索着她的全身。其实我并不知道人最核心的源头到底在哪边,这并不是像什么穴道还是经脉一样,有迹可寻的,而是存在身体里面,一个浩瀚无穷的世界里面。找了几遍之后,我发觉我一点办法也没有,真的找不到任何的线索,正打算放弃的时候,却发现我的阴阳气收不回来,就连我想要停止使用生气也没有办法,蜜儿的体内竟然开始吸收着我本身的阴阳气。天啊!怎么会有这种事情呢?我心里现在慌了,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件事情,难道我就这样让她给进补吗?不过就在我的阴阳气不断传入蜜儿的体内之时,从蜜儿的身上也开始放出了多馀的阴阳气,我感受着这两股气息,心中直喊道:“这是我的生气,怎么这么浪费啊!”我感受着身体里面的生气越来越少,知道自己也越来越接近死亡的境界了。想不到平常时常听布袋戏的口白在讲“一步一步接近死亡的界线”,今天终于让我遇到了,而且亲身的体验竟然是这么的……恐怖!就在我认命的时候,脑中突然响起守护天使的声音,说道:“你是笨蛋啊,不会赶快用中去将这些阴阳气重新练化成你的生气啊!这些阴阳气不只是你的,还有她的,可是蛮珍贵的!”中?开玩笑,没有手,要怎么用啊?“手势和言语只是一个工具而已,何必限制着自己一定要用这种工具呢?”就在这时候,我在脑海画出了中的图样,整个人也在同一时间融入了环境之中。在这个环境,我清楚的感受到这两股阴阳气的作用,慢慢的将它们收纳进体内,并且重新锻练自己的生气。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发觉蜜儿体内的阴阳已经调和,而且跟我同步了,真奇怪,怎么会这样啊?就在我要离开这种冥想的境界之时,却听见开门声,原来是爷爷和奶奶来到这里了,笙月在别无他法之下,也只能开门让他们进来。好死不死的是,现在的我竟然和蜜儿紧紧的抱在一起,我终于知道为什么我会和蜜儿同步了。只是看着爷爷怒气满脸的模样,就知道又有事情要发生了。

  原标题:特朗普点名哈佛退还疫情拨款,哈佛:将全部发给有需要的学生

,,澳门线上真人赌博平台
热点文章
近期更新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澳门真人网投赌场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