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在我周围扩散开来
我本来以为在事情过后,刘家会尽全力的来抓我,不过事实好像不是这样。在我离开朱吉祥之后,到现在也已经两天了,任何事情都无消无息,我的生活也恢复了正常,唯一不同的地方是,我把我的手机关掉,怎么样也不再打开,因为我怕会接到笙月的电话。我也知道这样根本毫无意义,如果他们要找我的话,大可直接到学校来,只是关掉电话后能让我安心一点,或许这是我的鸵鸟心态吧!自从那天之后,我明显的感到体内的生气再次的衰弱下去,应该是上一次大幅度的使用阴气和阳气所造成的,这两天我一直利用中来补充自己的生气,依照这种速度,我估计要一个礼拜才能回复到最佳状况。这期间,我也曾经用四方来吸收生气,但是吸收完之后,我竟然无法使用中去锻炼自己的生气,没有办法,只好等到四方所收集的气完全散掉之后,再重新来过。生气方面,很明显是急不得的,但术法方面,我就真的要好好的加油了。自从景美一役之后,我明显感到所学的不足,虽然我最后用了阴阳术来解围,但是却没有办法治疗好朱吉祥,让我感到很愧疚,所以一有时间我就会看看白色天书里面的内容。在阴阳术篇里面,我上次施展的那一招阴阳倒转已经算是蛮高深的招数了,除了另外一招阴阳极化之外,没有任何一招可以与之比拟,所以在学完这些之后,我开始阅读另外一篇,阵法篇。阵法篇算是里面比较难的一篇,我已经读了两、三天,还是一点头绪都没有,看来没有好好实验一下,是没有办法心领神会了。其实阵法并没有像电视演的那么夸张,随便排个石头,就可以弄出天崩地裂的幻觉。以阵法篇来讲,虽然传授了两个比较实用的阵法摆设外,最关键的还是生气的使用。在摆设阵法后,通常会利用本身的生气来影响阵形周遭的环境,让人进去之后开始感到幻觉产生,其实这只是因为自己的生气被影响了,才会产生幻觉的。至于摆设的方法则是千锤百炼之下所流传下来的方法,一般来讲是最容易摆设,效果也最好的才会留下,再加上摆阵之人灵活的应用生气来操作整个阵形的环境,再怎么简单的阵法摆设也可以产生千变万化的效用。阵法的高深莫测在这边,正所谓术法人人会变,巧妙各有不同,而我就是要领略到最巧妙的地方。只是我学的东西真的比较少一点,很多应有的知识我都没有具备,只好三天两头的常跑图书馆,到五楼去找一找相关的资料。其实我一直认为五楼所收藏的书籍很多都比天书还有用,不知道为什么大家眼里面都只有天书而已,却忘记了这些随手可得的宝书呢?难道真的是越得不到的东西,才会显出它的珍贵吗?至少我在这边找到一些关于阴阳的书,想通了几个疑点,现在的我在阴阳术方面已经有不错的造诣了。对于阵法的话,我找了很多兵书,看一看它们的用法诀窍,也看了很多棋谱,看它们怎么去布局厮杀,更是弄了几套自己的阵法,信心满满的想试试看到底威力如何。但问题是,这种东西我也不知道对人会产生什么效果,如果让同学去尝试的话,不小心误伤他们可就过意不去了。算了,先按下吧,反正都已经背下来了,到时候真的临时要用,也只有硬着头皮上阵了。这段时间以来,我把医术、阴阳术和阵法都再复习一遍,然后利用月光来锻炼我的生气。我发现利用月光的效果竟然比日光好,在重复几次之后才发现原来生气也是讲求阴阳调和的,我一昧的利用日光来帮自己练气,其实太过于偏激了,现在利用月光来练,倒不失为一种调和的方法。这天晚上,大家相约到东区去唱歌,我最爱这种活动了,当然是不会错过了。一进到里面,麦克风根本没有休息的时候,大家都各展本事,好几个比较激动的同学还站起来跳跳舞,来点带动唱,有时候真觉得人啊在兴奋的时候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做出来。我们这样唱唱闹闹的一直到了晚上十点多,大家才肯离开。我一个人走在捷运前面,准备去牵车,看着台北的夜景的确有它独特的地方,现在又新建了台北101,从这边看过去真的很漂亮,尤其在月光、星光和灯光的衬托之下,更显出它雄伟独立的高耸模样──这栋建筑物,也应该是台北最引以为傲的地标吧!我在路上漫步着,慢慢的欣赏着夜晚的台北。晚上的台北显的热闹非凡,街上的行人成双成对的在我的身旁走过,路上的汽车也是毫不间断的在大马路上通行着。很多店家都还没有打烊而从店里面射出了明亮的灯火,路上的整排街灯,还有路上来来往往的车子,这样的景象配上柔和的月光,构成另一种风情。街灯虽然微明,但也刚好让我在朦胧之中看着这城市的夜景。朦胧之中有朦胧的美,所以我常讲做人不用太清醒,最好是七分的清醒,加上三分的朦胧,这样才能在不同的角度欣赏不同的景致。我突然觉得有点醉了,竟然坐在捷运外的阶梯上面,注视着这一切。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经历过那次的生死之役,现在的我特别的享受着生命的瞬间。坐在椅子上,静静的看着这一片景象,竟然也可以让我沈醉于其中。我这时候抬头看着月亮,口中喃喃唸道:“今天的月光好柔和喔,好像在安慰着我一切都会过去的。”在这种心境之中,最讨厌的就是有不速之客的打扰了,可该死的,就让我遇上了。不知道从哪边冒出来的古代人种,竟然还有人穿着福衣,戴着寿帽,想吓人也不用作到这么夸张吧!这当中,有一个带头的,他穿着红色的衣裳,样式相当罕见,记忆当中似乎没有看过相似的衣服。他对着我问道:“请问是王明道先生吗?”我什么时候这么出名了?怎么我一点都不知道呢?但看起来他们是有备而来, 澳门线上赌博游戏网站我否认大概也没有什么效果, 真人在线网投游戏网站只能点头说道:“我就是, 电竞娱乐投注平台不知道有什么事情呢?”他又说道:“我先自我介绍一下, 电竞投注竞猜平台我姓林,叫林泉,是道家的代表,这一次专程来请王先生到我们的总坛做客的。”“作客?”我看着四周的人群,说道:“作客应该不用动用到这么大的场面吧?”林泉微笑着说道:“那是因为王先生的身分比较特别,我们奉命一定要把先生请回去。”“看这种情形,我是不能说不了?”我好奇的问问看。想不到林泉却说道:“当然你可以拒绝了,可是我不敢保证你可以平安无事的离开这边。”笑话,连刘家双老都留不下我了,你觉得你们的功夫会比他们高吗?不过我并没有讲出这种挑衅的话,只是说道:“你们这样等于在恐吓我。”林泉不否认的说道:“这是一个手段,只要能达成道主所吩咐的目的,什么手段我都很乐意使用的。”“看你这样,真不知道你们道家的教育是成功还是失败了。”我感叹的说道。林泉并没有动怒,说道:“我想王先生大概不愿意乖乖的跟我回到总坛了,既是如此,那我们就得罪了。”一瞬间,林泉四周的人团团的围住了我,想要以武力来制服我。我却伸出双手,喊道:“等一下,我并没有打算反抗,你们不用对我动粗。”林泉的脸上又出现了微笑的面容,说道:“想不到王先生这么好商量,那就请你先上车了。”我看他们后面一整排的宾士车,看来这个道家蛮有钱的。我看完后,并没有跟着他们上车,反而说道:“林先生,我先声明一点,这个道家总坛我是不会去的,我这样去等于送羊入虎口,我还不至于会做这种傻事。”林泉的脸上又恢复了原本无情的表情,他正想要发言的时候,却被我插话道:“至于你们道主要见我的话,就叫他自己来吧!”林泉眼中露出了一丝杀意,对我说道:“小子,你以为你是谁啊?竟然要道主亲身来见你,我看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你们给我把他抓起来!”我周遭的人一听到林泉的命令,正想要上前的时候,我马上使出阴阳术,但这次只有用阴术而已。在月光之下,阴气的范围会扩大,加上我已经能够吸收月光的气,自然可以轻易的把我周围的这片范围全部转为阴气,让这些人一个个都寒气上身。我马上伸出右手,画了一个大型的阴术图样,加上我的生气,即刻周遭的气流已经改变了,而照在我身上的月光也被我转换成阴气离子,全部在我周围扩散开来。这些人果真应声而倒,一个个被寒气侵身,脸上的表情看得出来痛苦不堪,在场只剩下林泉一个人还安稳的站着。林泉看着我的阴阳术,点点头称赞道:“小小年纪有如此造诣,算是非常了得了,但你这肤浅的阴阳术只能改变周遭的气息,却改变不了人体里面的阴阳调和,对我根本起不了任何作用。”我马上知道林泉修的是正统的道家心法,以太极为本,衍生出正反两仪来,这种方式跟阴阳术很像,林泉只要用两仪互补的方式,综合新闻紧守着体内的平衡,再断绝所有生气外泄的话,自然可以不受我这种阴阳气的影响。【云霄阁www.yunxiaoge.com整理收藏】我赞赏的说道:“道家心法,果然也是一绝。”林泉说道:“还有没有本事呢?有的话尽管使出来,省得等一下你输的不服气。”我想既然林泉的道家心法修练到这种程度,我的阴阳术大概都对他起不了作用,剩下的只有医术而已了。不要小看医术,正所谓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医术正好也是一样,虽然它用在正途上是不可多得的治病之术,但用在破坏人体上面也有着相当程度的妙用,否则我和朱吉祥不会被刘家的人耍的团团转了。但我知道凭我的身手是不可能像刘奇谋一样可以用着华丽的招式去打林泉的,只好摇摇头,骗着他说:“没有了。”林泉看我也不像说谎的模样,以一个小孩来讲,会阴阳术已经很令人惊讶了,不可能再有其他本事了。所以他走了过来,拉起了我的右臂,准备把我架上车去。这也怪他太轻忽我了,就在这一瞬间让我逮到机会。我看准了时机,从林泉的气流汇集穴道重重的拍了下去,并且趁机将我体内的生气也打了进去,就像刘蜜玲当初对付我一样,直接摧毁他那个地方,那生气没有办法在那边聚集,这样林泉体内的生气根本没有办法再度循环,而且我这一拳下的也蛮重的,让林泉马上便趴了下去。虽然顺利的解决了林泉,但好像也招惹了一些麻烦。尤其是我看到林泉等人趴在地上的模样,第一个念头是,闯下大祸了!就在我准备跑人的时候,另外一组人马出现了,这次出来的人穿得比较正常一点,虽然大热天穿长袖也不能算正常,但比起林泉他们的模样,应该算很不错的了。这些人很明显的一定是阴阳家的人,因为他们一共来了五个男的和五个女的。不管男女都穿着白衣,只是男生上面写着“阳”,女生上面写着“阴”而已。而男生一律穿着长裤,女生则是及膝的裙子。他们看到我,都很尊敬的喊我道:“宗主!”“宗主?”我疑惑的看着眼前的人,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这样叫我。最前头的男生跟我说道:“没错,你就是我阴阳家寻找多年的宗主,我们想请宗主回去见阴之师和阳之师。”讲得这么好听,又是要带我走就对了,我还是拒绝道:“就跟我刚刚跟道家讲的一样,如果你们真的有诚意的话,就请你们的最上位者来见我吧!”那些人看到我态度强硬,为难的说道:“宗主,我们奉命一定要请你回去,请你不要让我们为难。”我晒道:“那你们为什么又要为难我呢?”“宗主,我们是诚心诚意来迎请您回去继位,并无加害之心,请宗主明察。”喔喔,讲得还真是好听啊,但我却很不耐烦的说道:“不要跟我说这么多啦,反正要见我,就叫他们自己来找我,现在我很累,我要回去了。”这十个人瞬间把我围了起来,看来怎么样都不让我走了。“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啊!”今天怎么这么热闹啊?又让我看到有人来凑热闹了。这边是东区、东区啊!台北最繁华的地方,为什么才十点多就完全没有人,也没有车子通过了?而且我刚刚看到的店家也全部都关下门来?这么刚好?这时候打烊啊?而这些帮派份子却是一个接着一个的出现,真想不懂台湾的警察到底是在保护谁的,像我这种善良老百姓被欺负,却也不见有一个人可以来帮我的──虽然我还不曾缴过税,但至少我也付过红单啊!唉!今天看来难善了了。阴阳家那些人一看到来人,便说道:“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明月流的人,怎么你们也想要来抢我宗主身上的天书吗?”我聚精会神的看着那个人,那不就是……村长吗?村长也认出我来了,对我说道:“小兄弟,我就说我们很快就会再见面的。”“王绍亭,不要以为在台湾,我们就不敢怎么样!惹到我们阴阳家,你们明月流只会吃不完兜着走而已。”阴阳家里面的一位女生,很有胆色的说道。害我还专程的转过头去,看看到底是谁有这么好的勇气。不过说真的,这些阴女长的都很相似,每个都是一样的类型,虽然很漂亮,但太多就凸显不出来每个人的特色了。王绍亭说道:“哼,如果我就这样被你们赶回去,那我以后也不用出来混了。”接着两眼直视着我,问我道:“小兄弟,你是要跟我走,还是跟他们走呢?”“王绍亭,不用问了,反正今天你过不了我们这一关,就不可能将宗主给带走。”那些阴阳家的人不甘示弱的强硬说道。“哼!那就让我们看看是谁的拳头比较硬了。”王绍亭说完后,两边就开始动手打起来了。本来想趁机逃跑的,但我猜测后面应该还躲着一堆人在虎视眈眈着,我便从背包里面拿出了我准备已久的石头,然后布在我的四周,并开始利用生气来改变这里的环境。阵法本该这样就好了,但由于我学会了阴阳术,所以我在阵法里面多下了一道阴术,使原本的生气都带着阴气,配合月光的照射,更是能突显出它的巧妙之处,也让整个阵形更为复杂。不过我想我可能一辈子都无法领会到底身在阵中的人是怎么样的感受了,毕竟我应该不会作孽到自己去踩阵了。一切准备就绪之后,我便坐了下来,看着他们之间的打斗。这种隔山观虎斗的场面看得真的有够爽,也该换人被打了吧,不然每次都是我在里面被打,实在是有够窝囊的。看到阴阳家的人在使用阴阳术的时候挥洒之间如此自如,而且对于阴阳的操纵了若指掌,这才让我见识到什么叫人外有人啊!我赶紧的看一看有什么好招式可以让我使用的。先看着阴女,她们主要都是以本身体质阴寒的特性,再配合上阴气的使用,效果特别的好。而且以阴气来入侵人体,人体当中最平衡的状况马上会受到影响,比我在身体之外所形成的阴阳气还有用,只是这一招比我狠毒多了,因为一旦阴气进入身体的话,就不是那么简单可以调养回来的。毕竟身体里面阴阳一不平衡,便会大肆的破坏着身体里面的组织,直到体内阴阳再取得平衡之时,才会停止下来,这之间已经不晓得将身体破坏到什么程度了。而且阴阳就算平静了下来,但其比例却不一定适合现在的居住环境,很容易再一次的对身体造成伤害。所以被阴阳术伤害的人很难调整回来,因为那根本查不出任何病痛,就算是医术再高也没有用,最终只能靠自己去适应或者是再使用阴阳术去调和回来。不过讲老实话,我对于阴阳家的伎俩有点失望,竟然只是单纯的将生气转成阴气和阳气来攻击对手,就和练武者用真气在打人一样,一点新意也没有,虽然威力是蛮强大的,但是这些阴阳家的手脚却比不上王绍亭所带来的明月流的人。因此整个场面是一面倒,看着这十个阴女阳男被打的不成人形的模样,我也是非常的不忍,便急急忙忙的喊道:“不要打了,你们的目标应该是我吧!”众人这才想起他们要做的事情,但是看到我安稳的坐在地上,外围铺满着各式各样大小不一的石头,王绍亭已经知道我在干什么了,马上说道:“小兄弟,你干嘛摆阵呢?”我说道:“这是确保我的安全。说打架呢,我打不过你们,说阴阳术法,我又赢不过那些阴阳家的人,现在能跟你们拼的,就只有这个阵法了。”王绍亭先是好言相劝的说道:“小兄弟,我并没有任何异心,会来这边,完全只是想来帮你一把而已,你又何必拒人于千里之外呢?”我打了一个呵欠,对着他们说道:“讲的好听,我已经被骗很多次了,这次不用再骗我了。”又指着外边的阵法说道:“反正想抓我,只要通过这个阵法就可以了,这是我最后的护身符,再也没有其他的伎俩了。”王绍亭看到自己好话说尽了,都没有效果,换了一个语气,不相信的说道:“难道你以为这么一个小小的阵法就可以保护你吗?”我比了一个请的手势,说道:“你可以试试看啊,但是我不保证你进来会发生什么事情喔!”王绍亭当然不敢亲身犯险,他指挥着旁边的手下说道:“你过去试试看。”那名手下慢慢的走入了我的石头阵当中,我当初也怕如果阵法不成功的话,那我的下场大概会很凄惨了,结果没想到他才走三步路就已经开始有幻觉了。从他的动作和话语知道,他好像被困在一个冰天雪地之中,看来是我刚刚的阴术起了作用了。接下来,我更是操控着我的生气,让里面的阵形开始攻击着这人的生气,一瞬间就让这个人受不了而逃了出去。看来幻觉加上阴阳术,的确可以大大的改变人的心理,否则我这么轻微的生气不可能造成大太的效果的。王绍亭看到我的阵法如此凶猛,也不敢进来闯关,但他还是有着基本常识的说道:“王明道,不要以为阵法可以保护你一辈子,当你的生气耗尽的时候,我就看你要往哪跑!”我听完后笑了笑,毫不犹豫的用出了四方,把在场所有人的生气都吸了一点过来,然后笑着对王绍亭说道:“你觉得谁会先撑不下去呢?”王绍亭没有想到我还有这一招,对着我说道:“好,这次老子我认栽了,但不会有下次了。”之后便带着自己的人走掉了。阴阳家的人看到这情况,也知道不可能闯关成功,只好对着我说道:“既然宗主心意已定,吾等便不强求了。”说完后,他们也离开了。我看着他们的背影,不解的叹道:“为什么不一开始就这样说这些话呢?”

  新酷产品第一时间免费试玩,还有众多优质达人分享独到生活经验,快来新浪众测,体验各领域最前沿、最有趣、最好玩的产品吧~!下载客户端还能获得专享福利哦!

原标题:腾讯电竞官方正面刚网剧《你微笑时很美》,多名LPL工作人员齐发声

,,MG视讯游戏官网
热点文章
近期更新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澳门真人网投赌场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