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辈子连发票都不曾中过
我醒来的时候,也不知道是谁这么好心的,把我抬到一旁的椅子上面去睡觉。而且还拿了一份报纸帮我盖上,还好没有盖在头上,不然我可以直接送到太平间了。只是我的动作也引起了很多注目的眼光,我想他们大概把我当成游民吧!经过昨天的奔波也的确是乱了一点,于是我就想进去百货公司里面的厕所,先稍微的梳洗一番,不料却被外面的警卫拦住。“先生,你的服装仪容太乱了,请你整理之后再来吧!”我说道:“我就是想进去你们的厕所稍微梳洗一番。”警卫却摇摇头说道:“对不起,我们没有提供这种服务。”没有提供?那我以前进去,看到的是幻觉啊?不过说真的,人要衣装、佛要金装,看看我这身打扮还有刚刚睡醒的地方,我想应该没有人会欢迎我吧!因此,我也只好乖乖的去牵车,赶快回学校再讲了。不过我想我用这种样子去牵车,就好像是一个游民去偷车一样,实在是不太好看。才一转身而已,便听到有人叫着我的名字,道:“王明道。”我看着眼前的人,是一个漂亮的女孩子,只是我一点印象也没有啊!看起来她的年纪应该不会很大,留着一头长发,还染上了淡淡的金黄色。五官看起来蛮清秀的,而且双眼虽然不是很大,但配合着脸型却是蛮适合她的,就像是小巧又明亮的星星一般,特别吸引着我。她身上穿的是一件白色的衬衫,外面配上一件黑外套,加上黑色的短裙,一副上班女郎的模样。奇怪,我的行情应该没有这么好吧?有女生会叫我的名字就很令我意外了,竟然还是一个这么漂亮的女生?!那个女生见我一直盯着她看,笑了笑的对我说道:“我是朱碧如啊!你不记得了啊?”“朱碧如?!”我又猛盯着她看,眼前这女生哪里像当天那个送菜的小妹啊?我记得那一天她还戴着厚重的大眼镜,头发则是简单的绑了起来,身上穿着一件红色短袖的衣服,衣服上还充满着乌黑的痕迹。想不到一经打扮之后,怎么整个人就脱胎换骨的大变啊?现在的她一点都没有丑小鸭的痕迹,尤其看她双手、双腿的白皙模样,谁猜得到她晚上在面店打杂呢?容光焕发,绝色天生,这种美丽又漂亮的女孩子,如果不是我亲眼见到的话,打死也不会相信她在面店打工。“怎么?不像吗?”朱碧如笑问着我。我很正式的说道:“一点也不像。”朱碧如呵呵的笑了起来,说道:“好了,先不说这个了,你昨天没有事吧?我们刚刚得到消息,听说你昨天和道家、阴阳家和明月流起冲突,结果如何呢?”说起道家,我又四处的看着,怎么一个人都没有看到?我记得他们都痛苦的趴在地上,应该没有能力爬回去吧!朱碧如看我这模样,问道:“怎么了?”我就把昨天发生的事情跟她讲了。朱碧如对我解释着道:“道家的人应该已经被接走了,我想这三派的人马来的应该不只这些而已,很多人是在外围清场,也顺便阻止你逃跑,想不到你竟然就这么睡着了,我想他们应该苦等了一夜吧!”我没想到还有这种事情,道:“这样说起来,我蛮好运的嘛!”朱碧如问道:“但是为什么你昨天不跑呢?”我苦笑着说道:“我也想跑啊,只是已经没力了。其实在王绍亭走了之后,我便昏沈的睡去了。”朱碧如了解到我使用了太多生气,才会发生这种现象。我看着朱碧如,疑惑的问道:“你不会是专程来看我的吧?”朱碧如点头讲道:“算是吧!早上到公司去,一听到这个消息后,我便马上出来找你了。”顿了顿,朱碧如又道:“不过你也蛮厉害的,三大派门全力捕抓,你却还能活得好好的,看你一定很有本事了。”我指着已经散乱一地的石头,坦承道:“哪有,完全是靠这些石头。我就是靠着这个阵形勉强逃生的,但我想下一次就没有这么简单了。”朱碧如脸色凝重的说道:“的确,这一次是他们太轻敌了,下一次他们就不会给你这个机会了。”我耸耸肩,说道:“那也只能顺其自然了,反正该来的还是躲不过。”朱碧如突然拉住了我的手,说道:“你跟我回家吧, 真人在线网投游戏网站至少在我们那里可以保证你的安全。”我却说道:“保得了一时, 电竞娱乐投注平台保不了一世, 电竞投注竞猜平台我总不能一辈子都待在你们那边吧!”朱碧如听完我的话, 电竞投注推荐网突然莫名的看着我,说道:“你如果想一辈子待着也是可以啊,你忘记了,爷爷曾经说过要把整个朱家送给你啊!”当然早就忘记了啊,其实那种时候说的话都只是一时兴起的话,我根本没有放在心上,所以对着朱碧如说道:“那只是说说而已,我并没有放在心上,你也不要太在意那种话,你们朱家应该也发展很久了,怎么可能说送就送呢?”朱碧如却猛然的摇摇头,对着我说道:“是真的,否则爷爷不会把我们家世代相传的朱命牌给你。”“朱命牌?!”我拿出胸前那一块小小的木牌,问道:“这一块?”朱碧如点点头。我低下头去看着我的胸前,用着一股不相信的声音说道:“不会吧,怎么又来这一套啊?”朱碧如对我说道:“所以现在的你就等于是我们朱家的新主人了。”我看着朱碧如带着微笑的表情,问着她:“你是不是疯了?你爷爷随便把家产送给别人,你还笑得出来啊?”朱碧如倒是洒脱的说道:“为什么笑不出来?这样我就轻松了,以后就不用再负责那一大堆事务了。”我连忙的脱下这个木牌,把它拿到朱碧如的面前,说道:“还给你吧,就当这件事情没有发生过。”朱碧如却拒绝道:“不行。”我拉着朱碧如的手,忙把木牌塞给她,口中还唸道:“我管你行不行!”只是朱碧如却很轻松的抓住了我的手,还帮我把木牌戴回去,看来这些豪门世家的子弟,手底下的功夫都很硬了。朱碧如看到我满脸不甘愿的表情,不解的问着我道:“难道你不知道我们朱家所拥有的东西都多惊人吗?先不要说我们朱家水波流的实力,就算是财力在台湾也没有几个人能比得上我们了。”我却说了一句道:“那又怎么样?”“这些钱,不要说让你一世无忧,就算是挥霍十辈子也花不完,你难道一点都不心动吗?”朱碧如问着我道。我点点头说道:“很心动啊!”朱碧如不解的问道:“那你为什么拒绝呢?”我笑道:“那种钱是要有命才花的到的,我啊,一辈子连发票都不曾中过,我知道我没有这种福气,如果强求只有下场凄惨而已。”朱碧如却不同意的说道:“你这是逃避的说法,其实你不曾尝试,企业动态为什么一开始就否定自己呢?”我承认道:“没有错,我就是逃避,因为我觉得那种生活不是我追求的。”朱碧如不懂的说道:“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要介入这一场争斗呢?你知不知道这是弱肉强食的世界吗?”我无奈的说道:“我知道啊,但是人不染红尘,红尘自染人,我可是一点办法也没有。”朱碧如这时候也对我的话觉得有趣,便拉着我的手,说道:“你跟我走,我们先到比较静的地方,你再好好的将整件事情讲给我听。”朱碧如带我来到捷运旁的一栋商业大楼里面。我这时已经是有点受到惊吓了,想不到一进入最顶楼之后,竟然是一间宽敞的办公室,里面正坐着数十位男男女女的员工,不停的处理着他们的事情。他们看到我和朱碧如上来,一点反应也没有,只是一直专注于他们的荧幕。我问道:“这是?”朱碧如解释道:“这算是我们朱家的一个小分部,专门处理这附近的商业事务。”接着,朱碧如把我带到一个房间里面,这个房间就像是套房一样,而且非常的豪华,什么东西都有。朱碧如对我说道:“我看你先去盥洗一下,不然这样不太好看。至于衣服,我叫人帮你准备一件。”我点头说道:“谢谢你了。”进去浴室里面简单的盥洗之后,穿上一套在下面卖场拿上来的服装,感觉舒服多了。而朱碧如在我洗澡的时候,已经弄好了餐点,放在桌子上面,也坐在那边等着我了。她看到我出来了,叫着我道:“王明道,快过来坐着,我知道你还没有吃,特地弄了一点东西给你吃。”这下子真的让我有受宠若惊的感觉,只是肚子真的是饿了,也不管太多,马上坐了下去,开始享用着一顿丰富的大餐了。而朱碧如就像一个小妻子一样,不只是帮我盛饭,还帮我夹菜、盛汤。我也不知道她怎么对我这么好,不过我总是不会拒绝人家的好意的,所以我并不排斥她的动作,一昧的接受,全部都吃下去。说真的,不知道是不是朱碧如的东西好吃,还是我昨天经过那一场大战的原因,这一餐吃得特别多,一个人就把整桌的东西都吃光光了。我看到朱碧如的筷子连动也没有动,问道:“你不吃啊?”朱碧如摇摇头说道:“我不饿。”过了一会,我才放下了碗筷,喘了口气说道:“我吃饱了,你弄的东西很好吃。”朱碧如笑着说道:“随便弄弄,你不嫌难吃就好了。”然后又道:“现在你可以把整件事情都告诉我吧?”我便从当初怎么认识刘笙月和刘蜜玲的整个经过,一直到昨天的事情都告诉朱碧如,只是我没有说出我身上带有几十本天书的事情。朱碧如听完了我的遭遇之后,沈思着说道:“讲真的,这一切真的好像命运弄人,如果你当初不拍那张照片的话,或许就不会发生这么多事情了。”我微笑着说道:“谁知道呢?”朱碧如又问道:“那你使用的阴阳术和阵法是从哪边学习到的?”我看着朱碧如,猜想着她大概也知道我身上一定有天书的,只是我想他们应该不了解我怎么拥有的,便似真似假的说道:“其实我身上这本天书是我在我们学校的图书馆找到的,当初我也不知道它是天书,只是觉得它是一本很有趣的书,谁知道我学了里面的东西之后,却让我的生活起了变化。”朱碧如又问道:“那……那本天书呢?”“在我身上。”我直接说道,也打定了主意,如果朱碧如要强抢的话,我可能会再用一次阴阳术。没想到朱碧如却说道:“你要好好的收好,天书是很珍贵的书籍,你能得到它,代表你跟它有缘份,除非你死掉,不然没有人可以替代。”我不相信的问道:“真的还是假的?”朱碧如又点点头。我接着问道:“你这样讲,是不是说除了我之外,没有人看得懂这本天书?”朱碧如说道:“其实也不是这样,如果不是天书选定的人,还是能看懂天书的,但是最精妙的地方或许就没有办法体会了。”我想到黄色天书那种偶尔的体会,便点点头对朱碧如说道:“好像真的是这样。”朱碧如这时却也惋惜的说道:“也因为如此,所以很多天书都只被藏在某些人的手中,而不愿意拿出来寻主,这样也就等于间接使一些最精要的部分失传了。”我听到朱碧如这么讲,反问着她道:“你敢说你们水波流里面没有这种情况吗?”朱碧如看着我的双眼,坦承的对我说道:“我很想跟你说没有,但事实上还是有这种情况,或许这就是人的私心了,宁愿让大家都得不到,也不愿意把握在手边的东西放开来。”我也只能无奈的说道:“或许这就是人性吧!”朱碧如转变了话题,对着我问道:“那接下来你要怎么办?”我这时候已经没有把朱碧如当成外人了,虽然我曾经被人骗过,但朱碧如可说是跟我同生共死过,让我可以把她当成一个好朋友,所以也不隐瞒的说道:“我想把我手上的天书内容都学全,这样我才有足够的实力跟未来搏斗。”朱碧如同意的说道:“这样也好,那需不需要我帮你找一个比较安静的地方呢?”我说道:“不用了,那种环境我并不适合,我相信天地万物都是我效法的对象,我的阴阳术是这样学成的,我的阵法也是如此,我也相信后面的术法也一定是如此的。”朱碧如有点讶异的说道:“想不到你有这么深的体悟,我看你以后真的不可限量了。”我站了起来,对着朱碧如说道:“好了,先送我下去吧,我准备回去了。”朱碧如却对我说道:“那朱家的事情?”我说道:“以后再讲吧!如果我能活过这一段时间的话,这些事情再慢慢来讨论吧!”朱碧如知道再逼我也没有用,便对我说道:“爷爷已经去找他的好朋友了,大概这两天就会回到台北了,到时候我们就有足够的能力跟其余的派门相抗衡,虽然我知道你可能不愿意接受我们的帮忙,但只要我们实力到齐之后,我保证我一定不会让别人伤害到你的。”我听完朱碧如的话,很惊讶的看着她。这种直盯着她的眼光让她大感吃不消的问道:“你干嘛一直看着我啊?”我这才收回我的眼光,用微笑缓和气氛,问道:“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啊?”朱碧如说道:“因为你救过我的命,在我的心中早就认定我是你的人了。”我惊讶的喊道:“什么?!”

  据商务部监测,上周(5月4日至10日)全国食用农产品市场价格比前一周下降1.7%。肉类价格不同幅度回落,其中猪肉批发价格每公斤42元,比前一周下降2.4%;牛肉、羊肉批发价格分别下降0.1%和0.3%。禽产品价格小幅回落,其中鸡蛋、白条鸡批发价格分别下降1.6%和0.4%。

  原标题:中国对澳大利亚开第一枪?美国先起劲了

原标题:环球外汇财经早餐——你每日必备的交易攻略(5月8日)

,,网上现金麻将棋牌游戏
热点文章
近期更新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澳门真人网投赌场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